西昌火灾三名伤员已转院,其中两人进ICU,正监测病情择期手术


此前,澳政府于本月初推出了总额为24亿澳元的综合医疗方案,随后又对养老护理部门追加了6亿澳元补贴。

“当我们需要三万台呼吸机的时候,你只给四百台呼吸机对于我们来说有什么用?你来从这急需救命的两万六千人里选择要用呼吸机的吧。”

这名网友补充说,“总统和州长说,有足够的防护服提供给医护人员。然而实际情况根本不是这样。请大家做点什么吧,打电话给你选出的代表,如果你有物资,就捐出来。”

“直到3月中旬,感觉周围才有了一点紧张的气氛。甚至医院一些医生也只说这次疫情只是大型流感。”一位美国留学生对21新健康记者说。

考虑到医疗物资的紧张现状,3月18日,美国联邦政府搬出了因1950年朝鲜战争而设定的《国防生产法(Defense Production Act)》,授权美国总统在战争和紧急状况下可以直接下令私营企业满足国防需求订单;由政府机构来分配原材料和人手,推动和优先保证战备物资生产;政府可以实施价格管控,禁止民间囤积物资和涨价。

除了医疗物资外,美国医疗体系能否扛住这次疫情的打击也是一个问题。纽约州政府预计,到疫情顶峰时将需要十四万张病床,而目前当地只有五万三千张。而且此次疫情中重症病患的病死率高,甚至需要全天候把守ICU才能及时救治病人,但美国医疗体系和国内有所不同,大多数医院只有住院医师或执业护士会在晚上留守ICU病房。这也让人对美国医院能否担住疫情的考验略有担忧。

而美国总统在3月24日的福克斯新闻市政厅中表现也“毫不逊色”,反斥纽约州长没有早点准备多点呼吸机。

白宫迟迟不出手,也引得各州政府吐槽连连。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当地时间28日再次向公众强调实施“社会隔离”的重要性。第二天,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又一次走上街头,和支持者以及还在继续营业的商家握手、拍照。本月,陪同博索纳罗一同访美的多名官员确诊新冠肺炎,博索纳罗两次测试后均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宣布结果为阴性。

但在过去一周里,美国总统似乎这部法例并不“感冒”,在24日前并没有行使过该法例的任何赋权。